冷糕鱼要甜

小甜饼博主

【胖远】我只会吹头

樊振东×林高远

兵哥哥小胖×艾瑞克老师

小甜饼一发完~

————————————————

“老爷子,东仔回来了~”王皓听到门铃声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穿着军装、留着板寸的樊振东和后面提着一堆礼物,嬉皮笑脸的徐晨皓。

“皓哥,新年快乐啊!”樊振东抱了抱自己的上将表哥,招呼着徐晨皓把礼物一一提进去。

“可以啊我们小樊将军,都配上警卫员了!去年过年看着还是个孩子呢,现在都成了人家长官了!听说东仔在部队表现特别突出呢,真给咱家长脸呢,是不是啊爷爷?”说着王皓揽着樊振东走到了樊老爷子面前,比樊振东还像个亲孙子。

“新年快乐,爷爷!”樊振东恭敬地给老爷子奉茶,然后收下了厚厚的一个红包。

“皓仔惯会开玩笑,东仔现在还小呢,就你会夸!”樊老爷子嘴上虽怪着王皓捧杀,但看着自家孙子还是抑不住的骄傲与自豪。

樊老爷子是当年跟着抗美援朝的老将军,翻过了鸭绿江、躲过了手榴弹,如今退下来了精神气也不减当年。底下的子子孙孙们多走的军政路子,嫡孙樊振东从军的路子就是樊老爷子一手铺好的。

樊振东是正儿八经的红三代,从小在广东长大,十几岁被樊老爷子送进军队,然后硬靠自己的实力堵住众人的嘴一路升上了少将。没人敢诟病樊振东这个二十岁的少将,反而称赞他是天降紫微星般的存在。

————————————————————

“大番,你看我这头发是不是太长了?”樊振东在家呆了小半个月,青春期的男孩子头发长得又快,眼看着都快长出刘海了。

“东哥,你要理发么,我这就给你搜搜哪家理发店好哈。”徐晨皓忙不迭掏出手机准备寻摸理发店。

“哎,你给我剃成板寸不就行了,不用麻烦去理发店了!”樊振东在部队呆久了,早习惯了板寸,对发型也没什么要求。

“不行啊,东哥,咱在部队的头发都是雨哥剪的,我这手残弄不了……”

樊振东无奈只得接过徐晨皓递过来的手机,看起了大众点评。

好评最高的一家叫“HANSER”,好评率有四星半。

樊振东点开了评价发现里面很多点评都特别像水军:
“同学推荐的这家,然后就来啦,找的是艾瑞克老师,老师特别耐心特别好,重点是还很帅,嘻嘻。”

“服务很好,头发做的也很满意,推荐大家艾瑞克老师啊,人很nice,还超级帅超级可爱!!!”

“剪发、烫发、染发认准艾瑞克老师,艾瑞克老师人好话不多,软萌可调戏!”

樊振东看了特别想笑,这个艾瑞克老师这么明目张胆地买水军店长同意么……

明明是找理发店,樊振东倒是津津有味地刷起了评论。刷着刷着樊振东在一个评价里看到了传说中的艾瑞克老师——一个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露出精致的锁骨、烫着乖巧的妹妹头,白白嫩嫩的男孩子。

嗯……果然软萌可欺易推倒。

————————————————

樊振东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指使徐晨皓来车带自己找到了这家理发店。

“可以啊东哥,你找到这家理发店挺潮啊?”

“什么呀,还没见着你哪知道潮不潮,万一是照骗呢?”

“啊?什么照骗,这看着不是挺潮的么?”

“啊,你,你懂什么叫潮,仔细着你的大脑门吧先!”

徐晨皓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家长官,这个店面还不够潮?难道在长官眼里只有部队里那种村口王师傅的风格才叫潮?

为了自己的仕途,徐晨皓对自己的政治觉悟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嗯,只有板寸才是最潮的!

樊振东也懵逼了,自己怎么就把“理发店”听成了“男朋友”呢?丢脸死了!

“欢迎光临,二位今天想做点什么?是洗头呀还是做头发?”

徐晨皓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穿着粉色毛衣的、留着妹妹头的男孩子笑眯眯地用粤语招呼他们。

“就个剪头发。”徐晨皓看自家长官直勾勾地盯着人家也不知道吱声连忙替他答道。

“是这位帅哥吗?坐吧,我叫艾瑞克请问怎么称呼您?”林高远听到徐晨皓这东北口儿知道他们是外地人,于是贴心地用普通话与二位交流。

“樊振东。”

樊振东趁林高远去内间拿毛巾的空档把徐晨皓支走了,徐晨皓看着训练时临危不乱,现在急吼吼的长官再次一脸懵逼。

傻瓜,你脑门那么大可以说是高瓦数电灯泡你长官当然不能留你啊!

————————————————

如果徐晨皓还在的话,看到自家长官这一脸无赖的样子肯定会大跌眼镜,大呼军威何在啊!

因为支走电灯泡之后的樊振东彻底放飞自我,从不怒自威的樊小将军,变成了外表可爱内心腹黑的樊小胖。

于是有了以下这段“欺压良民”的对话:

理发前:
林小兔:“樊先生,你想留什么发型呀?”

樊小胖:“随便,就当下最流行的吧。”

林小兔:“好嘞!”

理发时:

樊小胖:“艾瑞克老师,我是从东北来的,人生地不熟还不会说粤语,我怕被骗了。我看你是个好人,你能带我玩几天好不好?”

林小兔:“啊,不好意思啊樊先生,我还要开店呢,可能没法陪你玩哦。”

理发后:
樊小胖:“哎呀,这是个什么发型呀,怎么还给我留了刘海儿呀!”

林小兔:“这就是现在最流行的呀,有刘海显得年轻呢樊先生~”

樊小胖:“哎呀,我这头咋给你剃缺了一块儿呢?”

林小兔:“樊先生,您这缺口是一直都在的……”

樊小胖:“我不管,就是你给剃缺的,你不给我当导游我就在这儿闹!”

林小兔:“……”

事后,樊振东也打开了大众点评认真地当起了“水军”:“艾瑞克老师手艺真好,温柔又善良,就是有点gaygay的~”

于是,真正来着东北的徐晨皓看着自家长官逼迫着这个可怜的男孩子带长官把长官的家乡游览了一遍,而自己只能苦逼的当司机!

“军痞啊,军痞!说好的不拿人民一针一线呢?”徐晨皓在得知樊振东的“恶行”后愤怒地感叹道。

————————————————


樊振东为了不露破绽地扮演好一个游客的角色,甚至大过年的住进了酒店,还把家里开的车说成是来了广东之后租的,徐晨皓也成了租来的泊车小弟。

徐晨皓每天不厌其烦地接受着来自樊家的询问,而樊振东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美人导游”的照顾。

“高远儿,你也别老叫我樊先生了,叫我名字吧!”通过几天的游览生活,樊振东得知艾瑞克老师的真名叫林高远,于是自来熟地叫起了人家的名字。

林高远看着这个摇着自己手撒娇的小胖子笑道:“那我叫你东仔吧?”

樊振东听到这个家人专属的称呼愣了愣,然后故作天真地问道:“为什么叫我东仔啊,我有那么小么?”

“不是啦,是在广东,对自己喜欢的人都用仔来称呼啦!”

樊振东心里一荡,眼睛笑成了大小眼:“那我也要叫你远仔喽?”

林高远笑着摇了摇头:“不可以哦,我比你大,你要叫我远哥!”

二人熟了之后樊振东便不日日缠着林高远带他到处晃悠了,而是不请自来地到HANSER“做客”。林高远也不客气,由着樊振东在店里闲逛偶尔还把他当端茶小弟使唤,樊振东也乐得被使唤。

“哎,高远儿,你这房间怎么有两台电脑,配置还挺专业的。”

“东仔你别乱动我台式机啊,要玩电脑去前台问他们拿我的笔记本去。”

于是樊振东顺势在前台小妹那儿把艾瑞克老师的底摸了个干净,原来艾瑞克老师还是小林店长呢,难怪点评里那么多“水军”……

————————————————

部队的年假有限,转眼就到了樊振东要回部队的时候了。

最后一天林高远带着樊振东上了“小蛮腰”,两人一路上没有说话,,樊振东忍不住先开口打破了这低气压的氛围。

“高远儿,我明天就要回东北了,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再来广东,你会想我么?”

林高远望着窗外,心想这孩子这么久了都没叫过自己远哥,临走了都还是直接叫自己名字。于是嘴上赌气般地嘟囔道:“有什么好想的,反正你一年……唔”回来一次还没说出口,嘴角就被樊振东吻了上去。

樊振东看着林高远的侧脸忍不住亲了上去,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立马收了回来:“我一年什么?”

“你一年到头到处沾花惹草没个正型!”说完推开樊振东一头钻进了电梯。

林高远仗着身材纤瘦挤进了电梯,樊振东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坐电梯下去而自己只能等下一趟。

待到气喘吁吁地追出去时,居然发现林高远被一帮人围住了。

“哟,这不艾瑞克老师么,一个人来玩儿啊~”

“上次你把我电脑黑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眼看着一伙人要动手,樊振东立马冲上去“英雄救美”,一边打还要一边顾及一下自己伪装的天真小白兔人设,于是下手便有些犹豫。

“东仔小心!”

眼看着身侧有一黄毛拿着铁棍向樊振东的手腕砸去,林高远来不及多想就有手背去挡。

“叼你老母冚家产,.你系米想死啊?”樊振东看着林高远手背砸伤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三下五除二把这些瘪三搞定后,转头拉着旁边捂着手背一脸震惊的林高远就跑。

——————————————————

“你是不是傻,你的手会废的你知道吗?”回到酒店后,樊振东抑制不住怒气地吼道。

林高远嗫嚅道:“反正我的手只是用来吹头的,废了就废了,你的手还要握抢呢……”

“你怎么知道我要拿枪?”

“你为什么会说粤语啊你不是东北人吗?”

两人同时发问,樊振东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坦白道:“对不起高远儿,其实我骗了你,我是广东人,但我确实要回东北,我……”

“我知道了,你是少将嘛,对不对?”林高远佯装生气地说道。

原来徐晨皓早就“出卖”了自家长官全盘托出了,只不过漏掉了樊振东是个来自广东的东北人这个重要的信息。

“淦!早知道自己已经被卖了就不用每天住酒店装得这么辛苦了!”樊振东在心里骂了大番800遍,并愉快地决定回部队后罚跑一万米,连跑一个月!

折腾了一夜两人都累了,洗过澡后樊振东死乞白赖地央着“伤患”林高远给自己吹头,边撒娇还边装模作样地捧着高远受伤的手“呼呼”:“不疼不疼啊,哥哥给你们呼呼~”

吹完头后樊振东又死乞白赖地挤上了床搂住了林高远,还冠冕堂皇地说:“我订的床我为什么不能上,我的男朋友我为什么不能搂?”

林高远实在太累了,身心俱疲没和这个幼稚鬼计较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时林高远发现樊振东已经不在了。林高远猛然想起今天樊振东要回部队,于是连忙打车赶往机场。

但是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收到了樊振东的微信:

“高远儿,我回部队了。我听我们部队的昕嫂说当军嫂很累的,一年到头见不到几次,还要为自己丈夫担惊受怕,家里没个男人都没有主心骨。我相信你肯定承受不了这种相思之苦,我也承受不了一年才能和你见一次面,所以,高远等我。”

去你妈的家里没男人,鬼才等你,你个死扑街!

————————————————

三个月后,八一人事部。

“嗯,我这边有事,你先带那个同志熟悉一下环境,等会儿再带他来人事部报道……”王涛看着樊振东敲门进来挂掉了手中的电话。

“小胖啊,你手头上的事儿都交接好了?”王涛翻看着樊振东的退伍申请问道。

“是的首长,都交接好了您放心吧!”一身军装的樊振东又留回了寸头,依旧是那么朝气蓬勃、英姿勃发。

“小胖啊,我和你家老爷子也算故交了,你看你现在大好前途,没必要这么早回家从政嘛。不然你再考虑考虑?我们国防科技部刚引进了一个电脑天才和你同龄,或许你们可以相处说不定能成为朋友……”王涛受老吴将军所托苦口婆心地挽留着老吴将军的爱徒樊振东。

“不了首长,我已经下定决心……”

“对啊,首长,既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咱们也不必强人所难了!”

樊振东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回头发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居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眼前。

“对了,小胖啊,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刚跟你介绍的科技部的新同事——林高远。”虽然很奇怪这位新来的林同志为何对小胖有如此大的敌意,王涛还是本着和事佬的心态为彼此作着介绍。

“你不是只会吹头么?”樊振东的震惊已经难以用言语形容,脑回路更是难以形容……

“小胖,你说啥呢,这是咱科技部好不容易挖来的人才,著名的黑客ERIC。”

“对了首长,樊振东同志想退伍的心估计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了,如果您实在想把他留在八一,可以给他换个编制嘛……”

林高远同学摇着恶魔尾巴说道:“不如……就军嫂吧。”

END

————————————————

我发现手头上的胖远坑都是be的,这居然是第一篇he~

评论(1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