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糕鱼要甜

小甜饼博主

【胖远】不给糖果就捣蛋

樊选手×林rapper

万圣节小甜饼,一发完

请勿上升真人

——————————————————

★关于大碴子味儿的普通话

2017年夏天,ERIC在某嘻哈节目上大放光彩,颇有韵味的粤语rap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为ERIC舞台上的霸气侧漏和舞台下温和的性子形成了反差萌,粉丝们纷纷亲切地称他为“艾瑞克老师”。

人红是非多,迷妹们兴致勃勃地八卦起了艾瑞克老师的前尘往事。

“哇,原来ERIC的真名叫林高远呢,感觉很乖仔呢,一点都不像个rapper的名字呢!”

“艾瑞克老师原来还是乒乓球运动员呢,你看他微博早期的关注还有国乒的樊振东、陈玘这些呢!”

扒着扒着,粉丝们翻出了林高远早期星聊直播的考古视频。

在上某节目之前,嘻哈在中国还是一个特别小众的东西,尽管林高远所在的厂牌在广东小有名气,但是晚上十点还能蹲直播的不过65个人。

一打开视频一个留着妹妹头清秀的男孩子傻笑着打招呼:“大家好啊~”

粉丝A:啊啊啊艾瑞克老师以前还留过这么乖的发型吗?是我们家高中生小远了555

粉丝B:真看不出舞台上留着狼奔头的社会远以前这么乖呢……

几个老粉丝在弹幕里跟林高远互动:“高远儿啊,你一广东人说话咋大碴子味儿这么重呢?”

林高远傻兮兮地笑着答道:“重吗?某人比我更重呢……”

粉丝A:唱歌的时候一点都听不出来东北味儿,就是平常说话一开口……

粉丝B:难道重点不是某人是谁?

“艾瑞克,隔壁厂牌有人diss你freestyle不行呢……”

林高远看到这条弹幕溢着笑的眼睛顿时变得正经起来,嘴角一勾轻蔑地说道:“你叫他来跟我battle啊。”

是男人就不能忍别人说自己不行,何况是rapper。

粉丝A:这个“battle”的发音是广东boy无误了。

粉丝B:原来他们俩这么早就有beef了啊……

不对,重点是“某人”到底是谁啊?


★到底玩不玩这个?

没过多久,这个“某人”就被官宣了。

@ 艾瑞克ERIC:放松看个球~

配图是林高远头枕在一条白壮的大腿上龇牙咧嘴的自拍。

一瞬间粉丝们都疯了,疯狂地猜测这条大腿是主人是谁。

“woc!我远这是出柜了?这条粗腿肯定是男人了吧吧吧?”

“看个球???会不会是污妖王艾瑞克老师开的黄腔啊?应该还是喜欢的女生吧??”

“ERIC微博的画风那么直男,不会的不会的,讲不定是孩子在卖腐开玩笑呢!”

“楼上的醒醒!今天有粉丝拍到林高远去德国看世乒赛了,他是真的去看球了!”

“大家!大腿主人穿的衣服是国家队服啊,红色的龙服!”

“龙服?大满贯马龙???我远厉害了……”

“楼上球盲了!国家队服叫龙服而已,看这大腿的粗壮程度我怀疑……”

吃瓜群众们迅速顺藤摸瓜翻到了当天比赛的视频,穿红色队服的果然是拥有粗壮大腿的樊振东!

不少冷静的粉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出了当年樊振东提到性取向的直播视频。

“小胖,你最喜欢国家队哪个队友?”

可爱单纯的樊振东同学一脸懵地挠头道:“我,我不玩儿这个。”

谣言不攻自破了吧,人樊振东说自己不玩儿这个呢。

在网上猜测纷纷的时候,当事人之一,樊振东发微博了!

@ 樊振东乒乓:这次杜塞之旅我学到了很多,感恩没有辜负团队交给我的任务……

明明是一条正经地总结博,底下的评论画风却变成了这样:

“原来是例行公事发感谢微博啊……吓我一跳……还以为要公开了呢……”

“这种关键时刻为什么要发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啊!!!”

“胖儿啊,你到底玩不玩这个啊?”

“大腿!是不是你!”

@ A方博转发并评论:可以啊胖儿,爱情事业双丰收啊!

BOOM!

小胖,说好的不玩这个呢?

人家只是不跟国家队的队友玩这个,跟你远玩这个没毛病?


★不给糖果就捣蛋

万圣夜樊振东在大连有比赛,扛一单打乒超,众所周知;

万圣夜林高远在深圳有音乐节,带团队躁翻全场,这也是众所周知。

音乐节开场前林高远发了一条微博:

@ 艾瑞克ERIC:不给糖果就捣蛋!

配图是林高远跟风化的万圣吸血鬼妆,又酷又可爱。

然而评论全是艾特樊振东的,言语间不乏幸灾乐祸:
@ 樊振东乒乓 呼叫男朋友!

@ 樊振东乒乓 万圣夜不配男友,胖儿你死定了!

樊振东看到这么多艾特欲哭无泪:你们再这么看热闹不嫌事大我真的要死定了。

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樊振东迅速结束了战斗往深圳飞。

所以当林高远结束表演回到下榻的酒店,正准备喝口怡宝润润嗓子,就看到了还穿着队服抱着刚买的南瓜玩偶的樊振东,然后一口水喷了出来。

樊小胖无奈地擦了擦脸上的水,举着南瓜卖萌道:“不给糖果就捣蛋!”

林高远笑着凑近了自己的小男友,带着妆的脸妖冶非常,修长的手指轻轻擦过男友的不可描述,开口道:“冇糖果,你想捣边个蛋?”


★关于事后

清晨,林高远从樊振东怀里醒来,凌乱的头毛,懵懂的眼睛,看着软萌可欺。

林高远翻身骑到了樊振东的肚子上,从肩上滑落的被子露出了林高远身上青紫色的吻/痕。

林高远时而掐掐樊振东肉肉的脸,时而愤愤地啃一口樊振东的下巴,像个猫儿一样不停地闹着自己的主人。

“主人”终于被闹醒了,手下意识地揽着身上人的腰、半眯着眼黏糊糊地开口了,一股子大碴子味儿:“高远儿你脑子打封闭了?你再招我等会儿弄疼了你又跟我闹~”

明明是主动撩的某人现在炸毛了,气得直想freestyle:

“樊振东要是昨晚我让停就停了你能把我弄疼么!”

“你还好意思说你!活儿烂还提上裤子不认人!”

“你……唔……”

樊振东起身含/着林高远的嘴唇吻了许久,直把林高远吻得七荤八素才意犹未尽地停下。

“万圣节快乐,高远儿~”

END

————————————————————

最近日子过得太苦了,自产糖吃~

大家万圣节快乐,赶上末班车!



评论(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