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糕鱼要甜

小甜饼博主

【安远】妹妹一定比你想象得还要可爱

闫安×林高远

半现实向

小甜饼一发完

——————————————————

“如果我有个妹妹该多好,我一定把她宠上天。”

闫安一直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想要一个妹妹,国家队众所周知。

方博对此嗤之以鼻:“安子,听博哥说,有妹妹没什么好的。遇事就会哭哭啼啼,撒娇撒泼让你给她买东西……”

方博还没说完就被闫安打断:“我家有个妹妹多好啊,北京户口、体育世家、家底殷实,怎么就没有呢……”

方博心想你这是招妹妹还是找媳妇呢,默了。

“安哥,你看我委屈点给你当个妹妹怎么样?以后咱俩吃饭你就主动点给妹妹结了,这要求不过分吧……”

“我去你的,那你先给哥'嘤嘤嘤'一个!”

“你们俩傻逼又在偷懒!!!”

“练着呢!练着呢!”

“方博你球发我脸上了!!!”

一通“鸡蛋灌饼”之后,方博对所谓的“妹妹”更深恶痛绝了;闫安对妹妹的执念更深了。

会有的,妹妹一定会有的。

————————————————————————

闫安第一次见到林高远时,林高远刚进国家队,14岁,又瘦又黄,像只东南亚猴子。

后来林高远被马琳丢进俱乐部打乒超,怯生生地跟在闫安屁股后面乖巧的跟马龙打招呼:“龙哥。”

林高远刚进俱乐部,感觉人人都是前辈、都是大佬,练球渴了也不敢停下去喝水。

后来实在渴得不行了,又开始纠结该向哪个哥哥开口请求喝水。

在粗眉毛一看脾气不好的闫安和实力超群的大前辈马龙之间,林高远选择了后者:“龙哥,我…我可以去喝水么?”

马龙一看这小弟弟这谨言慎行的样子心里乐得不行,故意板起脸吓他:“你问问闫安训练时能去喝水吗?”

盐龙的吓人程度不容小觑,林高远被唬住了下意识地望向“粗眉毛”哥哥求救。

闫安本来也想接住马龙的梗逗逗他,然而看到小孩儿惊恐的眼神顿时心软了:“高远,去喝吧,没事的。”

再后来:

“妹妹这衣服可以啊。”

“高远这光头多可爱啊,好摸。”

“高远长得好看,是我们队里的颜值担当,我们都愿意宠着他。”

其滤镜厚度令人咋舌。

在第n次闫安对林高远献殷勤嘘寒问暖以及第n+1次训练时往林高远那边瞟之后,方博看不下去了。

方博挤开大番跟闫安对练,然后看着闫安一副欲言又止的便秘样。

闫安也看不下去了:“博哥你咋了?遇到什么隐疾尽管跟我说,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

方博凑过去神经兮兮的说道:“你这是真找到妹妹了?”

闫安不以为意:“妹妹怎么了,妹妹多可爱啊~”

方博自信道:“哪儿可爱了,有博哥可爱吗?”

“有。”

“那也没博哥帅啊。”

“比你帅多了。”闫安斩钉截铁的样子伤了方博的心了。

“他跟你嘤嘤嘤了?”方博觉得林高远一定施了什么邪术了。

“没有啊,怎么可能!”闫安心想,要是能被“嘤嘤嘤”招呼一番……那一定是在做梦!

安哥很有自知之明。

“到底哪里可爱了啊!”方博濒临崩溃。

可爱,我的妹妹一定比你想象得还要可爱。

————————————————————

2016,“眉毛组”双打七年之痒了,俱乐部决定拆了施行新搭配。尽管闫安剧烈挣扎加多番抗议,仍无果。

按闫安的话说这是棒打鸳鸯让有情人不能比翼双飞,只能天各一方啊!

然而另一位主人公林高远同学显得十分淡定,操起拍子准备与新搭档飞飞开始磨合。

整个魏桥招待所只听见闫安的哀嚎:“妹妹啊,都怪哥哥没用啊!”

“妹妹啊,不能因为你们叫'远走高飞'就真的私奔不要安哥了啊!”

“高远啊,跟别人配了双打,我还是你最默契的搭档吗?配完了你还爱我吗?”

如果你打开房门还能看见闫安像只大型比熊一般抱着林高远的小细腿“嘤嘤嘤”的精彩场面。

关于双打,作为闫安曾经的双打搭档,周雨在全运会被开眼后,私下找到方博就此事讨论了一番。

“博哥,你觉不觉得安子变了许多,他以前配双打不是这样的!”

“是!以前都是我俩一起炸毛!”然后就成了俩傻逼。

“以前都是我在哄他……”


周雨决定找当事人问问看法。

“老婆,你觉不觉得安子变了很多?”

“是!安哥又好久不刮胡子了!脏死了!”

“不是,我是说,他双打的时候好像沉稳了很多?”周雨努力地组织词汇,终于在“温柔”“宠溺”之间徘徊后选择了相对委婉的“沉稳”。

“啊?他不是一直这样吗?”

好的,一直是这样,以前一丢球就炸毛急吼吼的需要自己安抚的是谁?

现在满嘴“我的我的我的”“打得好”“没事没事”的又是谁?

打扰了,告辞。

“他捏着一把糖,逢人就发,你说不过每人都一样;而为了发你这块糖,他发给了所有人。”

安哥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

新赛季,俱乐部引进了新的队员来配双打。在各位吃瓜看戏、谈笑风生的时候,闫安有些许心塞。

心塞不是因为自己亲手将新队员送进了全运前八,而是新队员头上的title好像是林高远的竹马?

强烈的危机感让“妹控”安哥坐不住了,在夏易正来俱乐部的第一天就勾搭着“竹马”双双抛弃了林高远同学去撸串了。

酒喝第一口:“老夏,你觉得高远是个怎么样的人?”

“很懂事很努力啊,他这些年进步了很多厉害了啊……”

酒喝第二口:“老夏,如果让你选择,你更愿意把高远当啥?”

“朋友啊,还能当啥?”

酒喝第三口:“老夏,就咱们俩人,你说实话吧。”

“……那就儿子吧,我挺想照顾他的。”

夏哥哥很无奈:“闫安这是喝醉了,我就顺着他的话说吧……”

闫安:“哼!就说我的妹妹这么可爱,怎么可能只想当朋友?”

于是,“妹控”和“竹马”奇妙地达成了统一战线,造成了新赛季俱乐部清奇的画风……

“远远这球厉害啊”“远远别生气啊”

“没事没事没事”“高远加油加油加油”

“没关系没关系,输了也没关系”“放开打,输了也没事”

——————————————————————————

闫安和林高远怎么在一起的,要方博来说就是两傻子傻到一起了,偏偏这傻气还亮得晃眼睛。

闫安生日这天,邀请了一帮人到家里聚会。聚会订蛋糕的任务是林高远主动揽下的活儿,结果到了吃蛋糕的环节,一把包装盒拆开发现蛋糕中央印了一个眉毛粗黑、胡子拉碴的小人,“闫安生日快乐”的字样还把“闫”写成了“阎”,引得一屋子人哈哈大笑。

“高远儿你可真会办事!”马龙半真半假的调侃道。

“没事儿没事儿,这个阎字笔画多些,可以多赚些果酱呢。”闫安温柔的为妹妹挽尊。

不知道谁起哄了句:“这是吃蛋糕还是吃狗粮啊?”

于是在众人的起哄推搡中,林高远被推到闫安旁边帮他一起切蛋糕。

两人紧挨着站着,林高远拿着小刀一下一下地戳着蛋糕上“闫安”的眉毛。

闫安看着身旁恼羞成怒的林高远脑子一热贴着林高远的耳朵说道:“妹妹,你愿意将我们的队友情谊进化一下吗?”

林高远夸张地“啊?”了一声,闫安心想完了,正欲打哈哈挽回,只听林高远小声说道:“你用什么进化啊,总得有材料吧?”

闫安心跳得飞快,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有北京户口……”

林高远噗嗤笑了一声,“还有呢?”

“我…我们家是体育世家……我爸妈特别好相处……”

林高远打断闫安的结巴,抢白道:“家底殷实?”

闫安愣了,林高远笑了。

“那你会把我宠上天吗?”

“会啊。”

END

——————————————————

终于把flag拔了!

安远之间静水流深的甜真的我描述不出来其中之万一,队友情真令人感动啊~


评论(21)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