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糕鱼要甜

小甜饼博主

【异坤】最佳损友

王子异×蔡徐坤

双竹马 前期富公子后期娱乐圈

小甜饼一发完~
————————————————

刚洗完澡的蔡徐坤穿着纯棉睡衣盘腿坐在沙发上,葱白的手指划拉着手机“咯咯”地笑得东倒西歪。

突然一块白毛巾飞到了蔡徐坤的头上,挡住了蔡徐坤的视线。

“快把头发擦干,好不容易节目组放次风你又在抱着手机~”语气中半分关心,半分宠溺,好吧还有一点点怨念。

蔡徐坤就这头上的毛巾瞎搓了几把就扯了下来,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向那人撒娇:“驸马,快来帮本公主吹头发~”

王子异一脸莫名,但还是乖乖地走向沙发,顺着蔡徐坤伸起的双手把他揽到身上挂着带去吹头。


“咯咯咯,阿异我刚你讲,她们说那天我挑你组队的时候就像公主选驸马呢哈哈哈……”

电吹风“嗡嗡”地吹着,蔡徐坤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王子异的照顾,还时不时昂起头分享刚刚看到的趣事,活像一只被挠了下巴的猫儿~

风声戛然而止,王子异摸了摸蔡徐坤柔顺的头毛低头笑道:“那,头发吹完了,我的公主有什么奖励呢?”

蔡徐坤偏头看着自家“驸马”,同样刚从浴室出来的王子异扎起的小辫放了下来,稍长的刘海零零碎碎的盖在额头上,有几缕还在滴着水。

有一滴水珠顺着王子异高挺的鼻梁滑到鼻尖然后干脆利落的滴下,蔡徐坤感觉那滴水砸进了自己心里,还掀起了滔天巨浪。

“那…亲亲。”蔡徐坤主动献吻,王子异当然从善如流。

“闭上眼睛啊。”

蔡徐坤看着眼前乖乖闭着眼睛的王子异捂着嘴偷偷笑了一下,然后并起两只手指轻轻在王子异的脸颊上点了一点。

王子异一睁眼看到自家爱人用食指挡着嘴笑得整个肩膀都在抽搐,无奈地问道:“这就完了?”

蔡徐坤乐得塑料普通话都出来了:“我亲完了~亲了~~”

“蔡徐坤你学坏了,十五年前你不是这样的。”

“哦?十五年前是怎么样的?”

“十五年前啊~”王子异一脸讳莫如深,仿佛真的陷入回忆的样子。

“……你就是个小色魔,一见到我就被我的帅气倾倒,逮着我就狂啃……”

“啊!王子异你还要不要脸你!”

————————————————

说到十五年前的第一次见面,蔡徐坤可能记不清了,但是王子异大概一辈子不会忘记。

蔡徐坤的父亲是红二代、官二代,当年下派地方磨炼为以后的仕途积攒履历。然而在执行一次秘密任务时,因机密泄露遭到对方的反扑,在最后关头王子异的父亲舍身将其压在身下救了他一命。

七岁的小子异被蔡爸爸接到了家里,蔡妈妈将其捯饬一番,看着这个英俊的小孩笑道:“真像个世家小公子呢。”

穿着背带裤的小子异被蔡爸爸带去一所贵族小学接小坤放学,顺便熟悉环境。

七岁小子异与五岁小坤的第一次见面说是天雷勾地火也不为过。

当王子异看到这个和自己穿同款背带裤的小孩儿跟一群小伙伴一起牵手走出学校的时候,他的小脑袋转不过弯儿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朋友呢?精致得就像那个,隔壁班班花最爱的洋娃娃吧。”

“爸爸,这是谁啊?”

“洋娃娃”乖巧地牵过爸爸的手奶声奶气地问道。

“妹妹你好,我叫王子异~”

“哈哈哈哈,蔡徐坤,他叫你妹妹呢哈哈哈哈哈”,蔡徐坤还没反应过来就遭到了身后同班小伙伴的无情大笑。

王子异呆了、蔡爸爸笑疯了,伴随着蔡徐坤响彻天际的哭声。


王子异一定意识不到,自己的忠犬人设居然在七岁就被锁定了。

子异小哥哥在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之后十分愧疚地跟在小坤屁股后头道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因为你长得很好看,我才会认错的。”

……

五岁的小孩儿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其实蔡徐坤早就不生气了,但是他很害羞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已经原谅王子异了这个事实。

后来实在被王子异缠得不行了,只好红着脸说道:“我…我不生气了。”

王子异小朋友看到“洋娃娃”弟弟终于跟自己说话了,开心地问道:“真的吗?”

只见可爱小坤害羞地走进,小手撑在王子异的肩上对着他的脸“啵唧”就是一口。

“妈妈说,亲亲就代表我跟你最好了。”


后来不知怎么的,王子异叫蔡徐坤“妹妹”的事儿就在年级里传开了,王子异经常下了课等蔡徐坤一起回家都能听到几个低年级小孩怪声怪气地起哄:“妹夫又在等妹妹放学啦!”

当然,这种事在王子异稍微熟悉了学校环境后就没再发生了。

毕竟,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是了。

—————————————————

两个小孩一个浓眉大眼一身正气,一个精致可爱模样俊俏,蔡爸蔡妈看着这俩儿子乐得合不拢嘴。

然而,大人们喜闻乐见的兄友弟恭没能如愿进行到最后,禁忌的伊甸园和诱人的禁果横插一脚,暗暗滋长。

王子异这个人轰轰烈烈的和蔡徐坤的童年搅在了一起,连蔡徐坤的青春也是由王子异来一手牵引。

大蔡徐坤两岁的王子异帮蔡徐坤打跑欺负小朋友的恶霸、悉心辅导蔡徐坤学习,偶尔还有客串知心妈妈安慰惨遭“初恋”小女友抛弃的丧气小坤。

尽管知道那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王子异也安慰得一本正经、一丝不苟。

“阿坤,你一定会遇到一个死心塌地爱你你也非他不可的人,一定会。”


蔡徐坤十五岁升入高中,顺理成章地从王子异手中接过X中学校草之位。

而十七岁的王子异,成绩优异还是国家二级长跑运动员,正在全心备战高考,为他中科院院士的人生目标迈步狂奔。

长大了的蔡徐坤生得愈发精致,王子异也渐褪青涩,丰神俊逸,愈发俊朗。

“王子异你以后想干什么呀?”蔡徐坤趴在床上欣赏着王子异的颜值随口问道。

“我想读到博士,然后进入中科院;实在不行就去当运动员吧。”王子异埋头刷题,不像蔡徐坤高一萌新这么闲。

“我觉得你可以去当明星耶,毕竟我的阿异这~~~~么帅!”

蔡徐坤或许对自己的颜值非常没有概念,但他对王子异的颜值认识非常清醒,并且滤镜很厚。

————————————————

“额?王子异你怎么回来了?不是……你听我说……”

王子异因为临近高考已经搬到学校宿舍住下闭关复习,要不是要评高考加分的一些证书放在家里急要他也不会撞见这么限制级的画面。

电脑上放着一对男女身体交缠的画面,蔡徐坤满脸通红地抓着沙发一紧一松。

王子异叹了口气关上房门蹲到蔡徐坤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阿坤,这没什么,你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知道吗?”

蔡徐坤还处在秘密被发现的羞耻与惊讶之间回不过神,只知道愣愣地点头。

谁知道下一秒王子异就轻轻地把蔡徐坤紧紧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分开,松开裤扣缓缓地褪下裤子帮他纾解。

蔡徐坤心跳如雷,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暴露在这人面前,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反抗。而是害羞甚至隐隐的期待。

直到自己发泄在王子异手上,被王子异以长辈的口吻普及生理知识的时候,蔡徐坤才来得及恼羞成怒,口不择言道:“不行,凭什么你看了我的鸟就完事了,我也要看你的!”

说着手就先脑子一步一把将王子异的宽松的校服裤子连着底裤扯了下来。

待到看到小小异抬头挺胸向自己招手的时候,蔡徐坤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不错,发育得…挺好的哈阿异……”

王子异什么也没说冷静地将裤子提起,在蔡徐坤送了一口气的时候却在下一秒被王子异环住。

王子异说话的热气喷在蔡徐坤的脸上,两人的距离近到蔡徐坤根本无法对焦,只能傻傻地看着王子异的眼睛。

“蔡徐坤,你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王子异说完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就要起身,然而下一秒就被蔡徐坤一把搂住。

“我知道的,呜,我知道了。”

————————————————

蔡徐坤虽然身材纤细但是身体健康很少生病,咳嗽也很少;

蔡徐坤从小家里富裕,从未识过贫穷的滋味;

偏偏这爱啊,又是最难掩饰。

蔡徐坤放暑假,王子异高考也结束了,二人天天窝在书房以辅导学业之名行“苟且之事”。

初尝禁果的两人恨不能24小时黏在一起,有时正儿八经的辅导着作业都能莫名其妙地交颈深吻起来。

当然,也仅于此而已。

当蔡妈妈无意中发现蔡徐坤的草稿纸上写满了“王子异”之后,又惊又怒。蔡爸爸第一次动手将蔡徐坤狠打了一顿关进了书房,第二天就直接送到了他市姥姥家。

一个星期后,蔡爸蔡妈直接将蔡徐坤送到了机场准备将他打包带到美国,任凭蔡徐坤又哭又闹想见王子异一面都没能软化二老的心。

蔡徐坤麻木地任由父母亲自送上了飞机,然而临起飞时蔡徐坤又从飞机上冲了出来打车赶回了蔡家。

还没进门,蔡徐坤就看到管家提着王子异的行李往门口的车上放。

一周不见,好像两人都瘦了许多。蔡徐坤看到从门口走出的王子异几乎要落下泪来。

“王子异,你也被爸妈赶出来了吗?”

“他们不要你我要你,我们俩走吧,你这么好看,你当明星养我好不好?”

“他们要送我去美国,我从飞机上跑下来了……”

蔡徐坤慌张地拉着王子异的衣袖,语无伦次地说道。

“阿坤,我没有被赶出来,我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我要去北京上学了。”

“你在美国照顾好自己。”

————————————————

十七岁,在这个大多数少年还不识愁滋味、王子异记忆中最不愿提起的年纪,蔡徐坤在美国一鸣惊人。

天才少年仿佛为舞台而生,从小富养加上个人独立在美国生活的经历,使他在舞台上霸气而不失矜贵。

三年后回到中国参加造星节目,蔡徐坤在众多练习生中已小有名气。

饶是舞台经验这么丰富的蔡徐坤在见到二号位上坐着的人时还是失态了。

“阿坤,紧张吗?”


第一期录制结束,王子异殷勤地帮蔡徐坤把行李提进宿舍。蔡徐坤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阿坤,好久不见。”

“带着妆对皮肤不好,我先弄点热水给你卸妆吧。”

“阿坤,你的卸妆膏放哪儿了?我给你拿出来你好用。”

蔡徐坤看着王子异这个样子鼻子突然一酸,尽管自己独立生活了三年,但是面对王子异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依赖。

蔡徐坤一把将像无头苍蝇一样忙碌着的王子异推倒在地,边打边骂:“你的院士呢?你的运动员呢?你现在在干嘛?在干嘛?”

王子异一把搂住撒泼的蔡徐坤连声哄道:“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院士王子异,没有运动员王子异,只有蔡徐坤的王子异。

成年人间少暧昧,相逢一“炮”泯恩仇。

舞台上的蔡徐坤性感霸气,镜头前的蔡徐坤暗戳戳,镜头后的蔡徐坤撒娇卖萌要抱抱。

一开始蔡徐坤还放不开有所顾忌,牵个小手都要躲躲藏藏;到后来被王子异惯得越来越肆无忌惮,训练完一身汗就拱到王子异身上撒娇:“王子异我好累啊,不想卸妆不想洗澡……”

练习生纷纷表示没眼看。

——————————————

后来有一天,蔡徐坤突然发难问王子异当时为什么不跟自己私奔,一副你不给出合理的解释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

王子异只得从实招来,表示自己当时失了智误以为清纯小坤当时只是受自己所诱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并赌咒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怀疑对方对自己的真心。逗得蔡徐坤笑到颤抖,并傲娇地表示:

“对的王子异,我现在就是在玩弄你的感情。你的坤坤是个小神仙,才不会被你这种傻大个儿骗!”

“哦,那小神仙想不想吃刚洗好的草莓?”

“想!”

“想吃那你得可爱啊~”

“喵~”

END

——————————————

搞西皮使人快乐,顺便求一发评论?

评论(16)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