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糕鱼要甜

小甜饼博主

【龙远】到底哪帮的?

与真人无关!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甜饼日常向,一发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林高远亚锦赛所有赛事结束后,跟着国乒的大队伍一起去看第二天下午的男单决赛。整个国乒的格局很大,只要能为国争光就可以"不计前嫌";但在个人情感上林高远倒颇有些"小肚鸡肠",真真儿有点像红楼中的林姑娘。

从上车开始林高远就故意地避开马龙,看到马龙坐到了第二排便一个箭步窜到了马龙座位后排对角线的角落,还"一不小心"踹到了马龙的座位。动作一气呵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闹脾气,看得习惯了两人坐在一起的大蟒、周雨等人一愣一愣的。
"周雨,你坐我旁边!!"
前排的马龙轻轻地笑了,颇有些无奈,眉目中却掩不住的宠溺。

"小雨咱们坐这儿!进去呀,磨蹭什么呢!"周雨一脸惊恐地看着抽了风似的林高远,目光在林高远和马龙之间飘忽,才犹犹豫豫地挨着林高远坐下。但还是高远跟马龙坐得比较近,中间隔了三四个人而已。

"老婆","你咋了?"周雨悄悄与目不转睛瞪着赛场的林高远交头接耳。
"滚!谁是你老婆?小心我家龙揍你!"
"那你跟你龙一起坐,抓着我放炮灰干嘛呀!"周雨如坐针毡,恨不得这小祖宗快把自己甩开。
哼!
你以为我不想,可那个"死人"那么不在乎我,就是要让他吃醋!某小祖宗心道。

是什么让平常温驯如白兔的高远妹妹变成了现在的炸毛猫咪呢?
原来,昨晚输球后林高远便迅速收好物什回宿舍找马龙求安慰去了。
"龙!"
高远一打开门就放下包飞奔过去扑到了正对着电视的马龙的背上,毛绒绒的脑袋挂在马龙宽厚的肩上拱,汗津津的刘海还糊上了马龙的脸。
"嗯?怎么了?"马龙稍稍偏过头看着这只挂件,声音慵懒而漫不经心。
林高远看着电视里放着的节目,居然是《奇葩说》!马龙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节目了?
"你有没有看我今晚的比赛啊?"林高远委屈地质疑道。
"啊!我忘了!怎么了远远?"
林高远一听,立马松开马龙,瞪着颇红的眼睛看着他。
马龙看着高远这个样子,觉得他很像一种没有攻击力的动物——兔子!
马龙拎着这只"兔子"去洗澡了。洗澡的时候"兔子"跟没有看比赛的某人复述今晚的比赛,说到激动时还手舞足蹈地拍得水花四溅:"我明明就没有擦网!"
马龙笑了笑说:"这是在给你上课。"
林高远听到马龙这样漫不经心地语气更气不过,"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么?"他咬牙切齿地想道。
于是把洗过澡的马龙弄了一身水后气呼呼的去睡了,睡时还故意背对着马龙……

看完比赛后一行人坐成一排看电视。林高远边看电视边上网,看到有人暗戳戳地说他球不行人品也不行,还暗讽他是向某位前辈学的。林高远气得胸闷,连跟琳酱换了座坐到他身边还把手搭在他肩上示弱的"某位前辈"都视而不见了。

一路别扭回了宿舍,还是林高远先憋不住了:"你还记得我们最近看的电视剧么?"
马龙见高远终于肯跟自己说话了赶紧讨好道:"记得啊,怎么了?"
高远顺着马龙的话说道:"哼!现在有人把我归为你的马大帮呢!"
马龙楞了一下,听懂了。
"难道你不是?"边说边把炸毛的某人搂在了怀里。
"凭什么我是你马大帮的?我还说你是我林大帮的呢!"高远开始无理取闹。
马龙笑了笑,托着小祖宗走到了床边,把他放到了床上后爸手伸进了国家队服里摸索起来。
"你无论是个人归属还是队内归属都是马大帮的没问题啊。"马龙促狭地调戏着林妹妹。
远远被揉弄得气喘吁吁还不忘指控某人:"你就知道欺负我,一点都不关心我!"
于是……老龙"深入浅出"地"关心"了一下可怜的小远远……
林高远整个人窝在马龙的怀里,腿无赖地压在马龙的腿上。这样的姿势也不见得有多舒服,但某远就是想"报复"一下马龙。四条美腿交缠在一起,美感惊人。
马龙宠溺地揉了揉怀里宝贝的头毛,低下头咬着高远蛾耳垂说道:"不管你是哪帮的,我永远是你这帮的。"
林高远耳垂红透了,比刚刚剧烈运动的时候还要红得艳丽。

其实林高远再细心些就会发现:自己输球那天晚上马龙表面上漫不经心下声音的紧绷。马龙在林高远开门的前一秒手忙脚乱地换了台,其实他一直在关注着他的比赛啊,每场每球。
他就是这么别扭地爱着你呀,小远远~

end

评论(2)

热度(26)